小說推薦網 - 推薦最新、最好看的小說!

術士司同傳

當前位置: 主頁 > 懸疑小說 >

術士司同傳

更新時間:2019-01-29 15:39

分類:懸疑

首發網站:網易云閱讀

作者:玉藻前

閱讀地址:點擊閱讀

術士司同傳簡介

人類的正常壽命是多少——正常人,即身體健康、沒有修煉的凡人標準壽命是180年。 為什么至今人類的平均壽命是70年? 秦始皇焚書坑儒,他焚的到底是什么書? 老子在家看書二十年,自悟得道,出關之日紫氣沖天。他看的是什么書? 孔子家貧無父,童年喪母,身世如此悲劇,因讀書三年,揚名六國,門下七十二弟子,三千賢人,后世尊為圣人。他讀的又是什么書?

術士司同傳精彩章節試讀

第38章

司同從另一本書上了解到鬼胎的詳情,他本以為鬼懷胎和人沒有區別,需要十月孕育。書上卻清清楚楚地寫著:鬼胎乃兇胎,以日為月,三日墮地。胎兒一時能爬,二時能言,三時能走,四時能立,五時能跑,六時敏捷如飛。牙尖如針,腳掌生蹼。

鬼胎的形象令司同想到了113號里的那個孩子。它和書上的記載很符合,速度飛快,牙齒尖利,唯獨腳掌沒有蹼。那孩子的利害他深有體會,所以他對鬼胎的忌憚比對女鬼的忌憚要深得多,鬼胎發育起來后,憑借他的能耐,恐怕不能降伏鬼母鬼子。

司同細細查了一番日子,按照天數,女鬼今晚就要分娩了!這正是大好時機,胎生分娩的痛苦和虛弱會大幅度削減女鬼的兇猛,何況她從沒經歷過分娩,骨盆緊閉。

蘇雪的身影在窗外一晃而過,緊接著,響起了敲門聲和蘇雪的呼喚聲音,他的聲音很倉皇:“司同,司同!”

“怎么了?”楊輔子詢問。他的半張臉處在陽光中,不解地凝視蘇雪的項背。

司同闔起書,卷在手里攥著,推開門。

蘇雪既惶恐又欽佩的臉即刻貼了上來,他額頭上沁著油光锃亮的汗珠,面頰緋紅,胸膛中正發出“呼哧呼哧”的喘息聲,他良久沒有從驚怵的狀態中擺脫出來,手臂痙攣似地顫抖。聲音細小地說:“的,的確是她!死了三個月了,孩子沒了之后,她就患了抑郁癥,成天郁郁寡歡,既不是吊死也不是餓死,是郁郁寡歡而死的!”

穆曦西,22歲,上洼縣城的才女,聰敏而通明,高考分數到了自由線,在省城上學期間和一位消防戰士戀愛并且發生了性關系。去年某次任務中,消防戰士犧牲了,她懷了他的孩子,死不肯去打胎。父母為了她的前程和人生,把安眠藥搗碎夾進米飯。她知道孩子沒了之后,異常的難過,漸漸消瘦,病倒在床上。

司同聽完蘇雪的敘述后,異常的訝異,他感嘆道:“原來現代也有這種忠心的人啊!我以為那些人都活在古代呢。”

蘇雪臉色清白相加,如同一支挺拔的蔥,他說:“我還打聽到,她回家了!對她媽媽說:怕生孩子疼……”他哭喪著臉,眼角往下垂。

司同的腦袋里抽筋,他說:“她今晚就要分娩了,而且鬼胎成長的速度快的驚人,她最多休息一晚,到時候母子聯手,大家都得死!”

楊輔子看著蘇雪冷笑,他把頭伸出窗外,風掀飛他的劉海,他想了想說:“可憐,兩條人命都和你有關系,陽世三間的劫難你能夠躲避,唯恐陰間的孽債無法償還啊!”

蘇雪一下子語塞,他向司同求救,目光像一只要餓死的狗崽子。

司同拿著書端詳了好久,直到太陽照到他的臉上,射進他的眼珠里。

“現在去找她,如果尋到了,就用昨晚的方法捕住她,就地埋藏起來吧。”司同說,“以后就由你看著吧,如果松動了就扶正法旗,如果豬膀胱老化了,就重新覆蓋一個,如果米爛了,就重新填滿。”

蘇雪沒有直接答應,而是難為地看楊輔子,那些光晃得他眼花頭花,他說:“你有什么辦法嗎?這樣的話,我豈不是被拴住了。”

“你難道要讓她魂飛魄散嗎?”楊輔子輕聲說。他看著面目陰郁的司同,嘴角牽扯起一絲笑容,帶著揶揄地口氣說:“蘇雪啊蘇雪,鬼和鬼可是不同的,她尚且只是鬼魂,可鬼胎落地既是鬼道眾生,已不是魂了,無法超度和感化。鬼道眾生擁有神通,你把它墮去了,已經結仇了,如果再把它的母親殺死,你說它能放過你嗎?”

“那,那……”蘇雪極其不愿意地說,“只能這樣了,可我們又去哪找它們呢?”

“這還不簡單,只要清楚方位了,陰氣濃重的地方不就是了。”楊輔子說,“你還不向司同請教嗎?請他占卜出女鬼分娩的方位,這件事情非他不可。”

蘇雪立刻請教司同,神色非常尊敬。

司同說:“好吧,我占卜她的方位和分娩的時間,時間到了我們再出發,省得驚動她。”他雖然答應下來了,卻起了疑心,楊輔子又是如何知道他涉獵占卜呢?楊輔子不是凡人,而又來得這樣突兀,于是司同升起了警備。

心動既占。司同見到窗外燕子由東飛來銜蟲,飛至西南屋檐下的燕窩邊的電線上站住,隨即三只嗷嗷待哺的雛鳥探出頭,嘰嘰喳喳地等待喂食。

“萬物形意,都是一樣的道理。”司同低聲說著,陷入了沉思。母親在西南落腳,孩子尚且未睜開雙眼,藏身之地和屋檐下的鳥窩是同樣的道理,既上午燥熱下午陰涼,滿是葦草。

司同不由駭了一跳,西南方不正是鶴鳴濕地嗎?不正是司大煙槍縱橫的地方嗎?不正是鳥蟒藏身的地方嗎?

“怎么樣?占卜得到什么結果?”楊輔子殷切地問。

蘇雪把身子抻直,凝神地聽著。

“就在鶴鳴濕地中一處上午燥熱下午陰涼的地方。”司同說,他眼神閃爍,腹內輾轉不寧,那頭蟒誓死要咬死自己,如今去自投羅網嗎?他又轉念想到,子滿去找它那么多次,只是斬斷了它一截尾巴,經過那次,它一定已經藏起來了,今晚上只需要快去快回就行了。它又怎么能知道這些事呢?

“上午燥熱下午陰涼?這是什么地方啊,鶴鳴濕地那樣大,該怎么找啊!”蘇雪嘆氣地說。

“上午燥熱下午陰涼,這既是因為靠近水的緣故吧,陽光暴烈時,水也跟著滾熱,等太陽落山后,水自然是陰冷冰涼的!”楊輔子說,“我知道是哪里了,我常年到鶴鳴濕地去看鳥兒,那里面潮濕的很,水坑非常多,可是只有一片有規模的大水,那兒附近聚集著最好看的鳥!”

司同問:“蘇雪,你到火燒窩屯沒有?孫悅回來了嗎?”

蘇雪一臉無奈地說:“我倒是去了,孫悅卻沒有回來。”隨后,他不安地望著司同,他察覺到司同不太愿意去鶴鳴濕地。

“他到底去哪里了?”司同說,并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一心只想著水——那汪曾見到那只蟒蛇的水。

“現在就準備吧。”楊輔子建議說,“今天是最好的時機,過去今天,恐怕我們都不能十有八九地贏了。”

他們又等了一會兒,司同的頭腦清醒了。“好吧。”他說,“蘇雪,你去準備豬膀胱,并且用鋼化玻璃焊一個瓶子,還要弄狗血,但卻不是昨天的用法了,買一根粗的麻繩,用狗血泡著。”

楊輔子仍在笑著。司同看著他,心想這個可惡的人,到這樣的地步了還在笑。于是他說:“你還有什么提議嗎?”

“不了,這些準備已經夠周全了。”楊輔子說,“我認為不需要擔心。”

沒等他說完,司同沒好氣地說:“那今晚倒是多麻煩麻煩你吧,到時候多幫忙。”

蘇雪離開了,大約5點鐘的時候才回來,他抱著一只花瓶那樣的玻璃瓶,并且挎著一個袋子,袋子底部淅淅瀝瀝地淌著血,那股腥味熏得司同頭疼。

蘇雪見到后連忙伸手進袋子里掏,并說:“壞了,狗血漏出來了。”

他便用一只大盆盛滿狗血,那些血在陽光底下發出陰沉的暗紅光芒,大概有一條幾米長的繩子,泡進了盆里。他弄得全身是血,但卻不覺得骯臟和難聞,反而像突然想到似地說:“多在身上摸一些。”

他本來想在臉上和脖子上也抹一些的,卻猶豫了一會兒,怕失去功效,于是裝了一些狗血在身上。

司同一直暗中觀察楊輔子,他太英氣了,鼻子挺拔,嘴唇單薄,哪里有陽光他就到哪里去,非但不覺得曬,反而露出一副享受的神情。現在,他像一只懶貓,撐著下巴趴在窗臺上,明亮而透徹的陽光從門斗的玻璃后射來,帶著讓人窒息的悶熱照耀著他。

楊輔子越發讓司同覺得可疑了,他身上籠罩著青色的光芒,早上強烈,中午微弱,他一定不是民間略微懂得一些技藝的普通人,然而卻不出手,或者說不愿意出手。

司同頭很疼,他暗自回到房間,找出了子滿留下的“避瘟殺鬼丸”,揣了一顆到身上。雖然并非十五,他卻因此感到安心而舒暢。

那些藥丸足夠他使用一年半了,可卻不能夠讓他增加膽量和技藝的能力,他對此非常急迫,陶澄塵已經死了,子滿毫無音信,能夠讓他依靠的人只有自己。

天黑時已經六點半了,本來很踴躍的蘇雪卻縮頭縮尾,夜幕剝奪了他的一切勇氣,他把繩子撈出來,血嘩啦啦像傾瀉一樣灑滿他一身,那些溫熱的血潑到身上變得冰涼,霎時間像潮水一樣的心悸一波又一波地蕩漾著,幾乎令他不能站立了。

“我們走吧。”司同從老陳太太的房間走出來說。他冷靜而銳利的視線掃過楊輔子,最后落到蘇雪身上。

蘇雪的身體癱軟,他差點跌倒,聲音顫抖不停,是那種無法控制的、并且逐漸向惡劣發展的驚怵,如同樹藤般緊緊束縛著他。

夜晚的星星閃爍著,一道明亮的流星劃破夜空,綻放出它短暫生命中最炫目的光彩,拖曳著一條藍色的尾巴,像是熄滅,又像是融進夜色。總之,黑幕又一次闔上了,風從南面吹來,像婦人的嘮叨般悠長。

蘇雪本來已經出了一身冷汗,如今又經風一吹,渾身的毛孔都打開了,他感到自己的心肺都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氣中了。

“走吧。”司同又敲響了恐怖之鐘。他從蘇雪身邊走過,掩著鼻子。腥臭的血味讓他的頭劇痛無比,他還是朝前走著,直到腥臭的味道像是一塊順滑的絲綢劃過他的鼻子,順著風刮到身后時,他的臉迅速陰沉下來,眼睛瞇成難看的兩條縫。

種種驚懼的情景在蘇雪的腦海中回放著,像是電影默片。楊輔子拽住他的胳膊,拖著他走出了院子,可是汗水像眼淚一樣從蘇雪的臉上淌下來。

不知道哪家的院子里,一頭牛眸眸地叫,風輕輕吹過樹杈,像捉迷藏一樣又跑到下一個樹杈。

發紅包了!打開你的支付寶,搜索紅包碼“249005”瘋狂搶紅包!

免费毛片在线播放中文 真正免费毛片在线播放 在线国产a不卡 国产在线不卡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