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北斗星男友網 - 海量小說最新章節無彈窗在線閱讀!

第十六章

更新時間:2019-03-18 19:18

“停車,我想去買個冰淇淋。”路過早些時候和唐懋光顧過的甜品店,文素汐終于開口。赤語沒搭腔,停好車,兀自下車進店。文素汐眼看著這份體貼又有些動容,嘴上卻不饒人的念叨“知道我喜歡什么口味嘛”。

    門口的抓娃娃機前,一對情侶模樣的年輕人,正在撒幣奮戰。女孩興奮的說:“你還真抓到了”,摟住男孩遞過來的熊仔玩偶不松手。男孩摸摸女孩的頭,滿眼寵溺,連帶周圍的空氣都被染上了粉紅色。

    “真是甜蜜又美好啊。”文素汐不自覺的感嘆,莫名又有些傷情似的。原來我只是跟某個人相似而已。

    “吃涼傷脾,容易中氣下陷。”赤語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近前,“吃烤銀杏嗎?”文素汐伸手接過,嘴上還在別扭“哪兒來的……不吃!”說著一邊把銀杏扔到嘴里,一邊走向覬覦已久的娃娃機。“掃碼付款,我手機在車里。”

    沒一會兒,文素汐首戰告捷,將布偶扔給赤語:“我告訴你啊,上回輸給你是機器的問題,這次讓你看看我的實力。”接下來果然勢如破竹,赤語懷里的布偶很快積攢了好大一堆。赤語的冷峻和布偶的軟萌反差鮮明,文素汐忽然笑了起來:“好輕松啊。”赤語看她笑得孩子氣,又想起三千年前她戰場殺敵的肅殺之氣,不禁莞爾,真是個莫衷一是的女子。

    “好,還剩最后一個!”文素汐對著最后機器里最后一個晴天娃娃搓搓手。赤語湊近看了看,不以為然的說:“在以前,只有擅長使用巫蠱之術的神婆才會有這種布偶。”文素汐甩給他一個白眼,狠狠道:“我就是神婆,看我把它抓出來,回家扎你小人!”

    赤語看著文素汐賭氣的樣子不禁想笑,忽然靈機一動,單手背后——召來寫命筆。只見寫命筆微微閃著光,晴天娃娃也搖擺不定,不斷從抓手里滑落。

    文素汐怒道:“怎么這樣啊!”

    赤語漫不經心地問:“不如讓我試試?”

    文素汐瞪了赤語一眼,讓開位置。赤語三兩下將晴天娃娃夾起、取出,遞給文素汐:“給你。”文素汐不甘心地接過,將最后一顆烤銀杏遞給赤語:“賞你的!”見赤語還在猶豫,文素汐一抬手將銀杏塞進了赤語嘴里。“給你吃個東西磨磨唧唧的……對了,朵拉的合同已經簽了,也算是值得慶祝的事兒,未來你就要跟朵拉演對手戲了,我給你找個表演老師好好突擊一下……”文素汐說著,發現身前的赤語呼吸粗重,臉色發青。“你怎么了?!”

    赤語渾身難受,將衣領扯開一些,勉強道:“沒事……”話音未落,身子一軟跪倒在地,手中的布偶散落一地。文素汐急忙扶住他:“這還叫沒事?”“可能銀杏過敏……我得睡一會兒……”赤語越發虛弱,漸漸閉上了雙眼。文素汐急道:“別睡啊,先上車去!赤語!赤語!”

    文素汐使出吃奶的勁兒把赤語拖回家。又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安放到床上,在網上搜索銀杏過敏的癥狀和應對之策,被一則男子花生過敏,吃了含花生醬的三明治不知生亡的新聞,嚇得心神不寧,趕緊掰開赤語的眼睛看他黑眼球還在不在,又把手指橫在他鼻子下面感受鼻息還有沒有。赤語被她一陣倒騰終于睜了眼,伸手握住她的手,虛弱道:“干什么?”

    文素汐揪著的一顆心才終于放下了,柔聲問:“你感覺怎么樣,還想吐嗎?”赤語搖了搖頭。

    “那要不要去醫院啊?”赤語又搖頭,順勢將頭靠在文素汐的肩膀上。

    這么小一張臉,頭還死沉死沉的。文素汐偷瞄了一眼赤語,小聲道:“這次你不能怪我,我哪知道你對銀杏這么敏感。而且你說你買它干嘛啊。”赤語緊閉雙眼,苦笑道:“幾千年,習慣了……很快就好了。”

    “千年?!第一次看見吃烤銀杏把腦子吃壞的。” 文素汐翻了個白眼,“不是有喜歡的女人嘛,還靠著別人肩膀,真把我當哥們兒了是嗎?!”她等了半天,不見動靜,于是晃了晃肩膀,還是沒有動靜。一偏頭,那人已經嘴唇微啟睡得不省人事。床頭的一盞燈似亮非亮的給赤語的臉掃上一層朦朧光暈,又長又密的睫毛像是微微顫動的翅膀,鼻子異軍突起,在左半臉上投下一塊三角陰影,嘴唇是整張臉上最柔和的部分,接著線條又在下頜處急遽收緊,顯得剛毅決絕。“燈下美人如畫”文素汐不覺看得出神。她回想起赤語帶她逃離求婚現場的場面還會砰砰心跳,轉念一想到這一切原來都是因為另一個女人,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再看赤語昏睡的臉也連帶有種“紅顏禍水”的忿忿之感。文素汐突然心生一計,一臉壞笑。

    次日清晨,林浩樹見平日老干部作息的赤語還沒起床,敲了三下門沒回應,便推門而入。只見躺在床上的赤語扎著朝天辮兒、別著蒲公英發夾,脖子上還系著蝴蝶結……林浩樹推了推赤語:“赤語,你沒事吧?”赤語緩緩睜開眼睛,被神色嚴肅的林浩樹嚇了一跳。林浩樹不等他開口,又道:“兄弟,我之前懷疑的果然沒錯。這個年代是開放的年代,雖然我的內心是比較保守的,但是我還是愿意尊重你的喜好,盡量不告訴別人。”赤語十分迷惑:“什么喜好?”林浩樹默默拿出一面鏡子遞給他——

    “文素汐!”赤語一把摘了頭上的發夾,看著手里的蒲公英發夾哭笑不得。

    林浩樹總算明白事情原委,心里卻越發不是滋味。這日子,有點酸。

    文素汐當眾拒絕唐懋求婚的事,很快就成了影視圈一個公開的八卦,被津津樂道著。有人替唐懋不值,覺得他這么多年的呵護都喂了白眼狼。也有人詫異文素汐的選擇,跌落低谷的她正需要一個名正言順的翻身機會,怎么能這么輕易的就拒絕了?而真正能對唐懋感同身受的,怕是只有蔡舒萌了,所謂“愛而不得,同病相憐”。說不清她有幾分譏誚幾分同情,只是她的言談身姿總讓人覺出一分幸災樂禍。

    唐懋堂堂鉆石王老五還不至于淪落到就此一蹶不振,他很快恢復了平靜,舉手投足依然是說不出的儒雅瀟灑。可是他始終不明白,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錯?這個被自己捧在手心,護在懷里,乖巧順從的小女孩,是什么時候羽翼豐滿的?

    蔡舒萌拎著兩杯咖啡走向唐懋的辦公室,敲了敲門,卻沒人回應。明明應該還在公司的……正要再敲,房門開了,一個體型微胖、慈眉善目的男人走了出來,頭發在腦后梳成一個發髻,讓人過目難忘。蔡舒萌點頭示意,對方卻側了側身,徑自快步離開。

    “你有什么事?”唐懋站在門口,很不耐煩似的看向蔡舒萌。

    蔡舒萌忙舉起咖啡,“請你喝杯咖啡提提神,下午有個案頭會要開,你要不要參加?”

    “不參加了,你代替我出席吧。”

    唐懋說著就要關門,蔡舒萌顧不得再做迂回,直言道:“有幾個朋友說,碰見你和文素汐在茉莉園吃飯了。”

    唐懋有些意外,但很快恢復了平靜。“所以呢?”

    “愛而不得,這一點,可能我比唐總更了解。”蔡舒萌湊近,“我最近心情也不好,有時間的話,一起吃吃飯、散散心啊?”

    唐懋扯起嘴角,眼里卻全然沒有笑意。蔡舒萌也真是拉得下臉,舍棄得了自尊。求不得,就退而求其次嗎?未免太看不起自己了。他隨手碾滅了香煙,轉身走回辦公桌,用身體語言下了逐客令。

    蔡舒萌坐在辦公桌前若有所思,總覺得剛剛在唐懋辦公室遇見的發髻男有些眼熟。打開電腦,敲入字符,一條新聞跳了出來:前樂電董事長龐朔涉內幕交易及操縱市場被處罰。向下滑動,龐朔的照片赫然在目。

    “真的是這個人……唐懋怎么會跟他有來往呢。”

    新項目進展比預想的還要順利。悠悠作為助手統籌協調,每天匯報進度。“十七號開機,拍攝三天,后期留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完成粗剪版本。已經敲定的有劇本,漫改,現成的;演員,朵拉,一線的;制片,咱們,專業的;導演——”悠悠停了下來,湊近文素汐咬耳朵,“真的要用他嗎汐姐?”

    文素汐看了看坐在身邊的青年:“我看挺好。小韜雖然沒有太多經驗,但是他的微電影我看過,還是有點想法的。”

    悠悠正要開口,話題人物突然出聲:“汐姐!我看過您制作的電影,非常崇敬您,特別希望能夠得到這次機會!”

    文素汐看他緊張到僵硬的表情,笑道:“好,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既然你對這個項目有興趣又熱情,我們肯定是支持的。石小韜,你有信心做好嗎?”

    石小韜氣壯山河一聲吼:“有!”

    悠悠又想到什么,看著文素汐臉色問:“汐姐……要不要再找找唐總幫忙啊?”文素汐瞪她:“我們自己能做好的事,干嘛去麻煩別人。”悠悠看她態度堅決,只得閉上嘴巴不再堅持。

    赤語的演技特訓也被提上日程,為了他,文素汐請到了圈內最有口碑的“朽木雕刻師”。可惜這位雕刻師遇到的“朽木”可是千年成精的級別,怕是早知道赤語孺子不可教到這種程度,再多的錢也不肯來當這個“三賽”。

    “想象一下,你正要與你的愛人道別,為她準備的玫瑰花就握在手中,正散發著芬芳,聞一下……”赤語手握著一支馬克筆,一臉茫然。

    “聞吶!”

    “聞什么?”

    老師扶額:“聞花,你手里的玫瑰花。”

    赤語更加茫然:“我手中明明不是花,怎么能聞到花香?”

    老師壓住火氣,耐著性子解釋:“這是我們的小道具,你得把它想象成玫瑰花。這個練習的目的就是訓練你的想象力!再來!”

    赤語望了望手中的筆,皺眉道:“學生實在愚鈍,想象不到兩者的共通之處……”老師劈手奪過馬克筆,心道要不是看在顏值和身材實在難得的份上,老子真要撂挑子不干了。

    “看這美麗的花瓣,她散發著那謎一樣的芬芳,而這些看似驕傲的尖刺,就是她最后的倔強——”說著輕撫馬克筆的手猛然縮回,嬌羞地將手指含入口中。赤語呆呆地問:“這是……”老師沒好氣地回:“扎刺兒了唄!”赤語盡力做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真明白還是裝糊涂,老師身心俱疲,一口老血都要吐出來。

    前來探班的文素汐碰到的正是這么一個尷尬場面。

    赤語低眉順眼的挨坐到文素汐旁邊,可憐巴巴一臉委屈的樣子。文素汐伸手想摸摸他的頭,柔聲安慰幾句,手伸到一半才覺不妥,輕咳一聲道:“是不是挨老師罵了?我請老師花了錢的,你用點心好不好?”

    “好……”赤語見文素汐拿起手中的飲料猛灌,似乎有些煩心事兒,軟軟地問:“因為我表現不好,你生氣了?”文素汐看他那謹言慎行的樣子不禁好笑,不覺聲音也柔了幾分:“不是!過幾天就開機了,你緊張嗎?千萬別緊張,你跟著我開工,我是不會讓劇組那些老油條欺負你的!”

    赤語雖然不明白什么是“老油條”,但看文素汐信誓旦旦袒護著自己的樣子,不禁有些受用。不知怎么想起方才老師叨念的那句文鄒鄒的臺詞“看這美麗的花瓣,它散發著那謎一樣的芬芳,而這些看似驕傲的尖刺,就是她最后的倔強”。

    俗話說,好事多磨,文素汐這戲將來得有多大成就,才當得起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磨難啊?那邊廂剛剛鑒定完畢,男一赤語是“演技黑洞”無疑,這邊女一朵拉卻被爆出跟合約情侶分手的爆炸消息,一時間,“胡東凱和朵拉分道揚鑣”、“朵拉變心”、“名存實亡的感情”等等標題占據了各大平臺熱搜頭條。

    趕往公司的路上,朵拉在心里預演了很多種應對,卻沒想到萍姐是這種反應。

    “你在這個行業做了這么多年,起碼的行業規則還是要懂的。現在你翅膀硬了,有自己的主意,我祝福你,希望你在演藝世界上更進一步。”

    拿鐵賠笑道:“萍姐您什么意思啊?”

    “朵拉對自己的前途有規劃,這是我最想看到的事情,現在我也終于有精力帶帶新人了。來,我介紹你們認識,佳涵,過來吧。”萍姐拉過身旁的少女,“佳涵,你自我介紹一下吧。”

    那少女生得明眸皓齒,臉上膠原蛋白充盈得像是輕輕一摁,都要輕彈三下。一雙笑眼彎彎,全然沒有新人的拘謹和羞怯,大方擺手道:“朵拉姐好,我叫佳涵,今年剛剛十八歲。”

    “喲,跟朵拉你來我這兒的時候一個年紀呢!以后你多照顧照顧我們佳涵。”萍姐這一句話里的抑揚頓挫唱腔十足,像極了逢場作戲的老鴇。

    朵拉神色冷淡:“有萍姐照顧,還輪得著我嗎?”

    萍姐不置可否的微笑:“另外還有一件事,現在佳涵剛出道,需要一點新聞,我也在考慮怎么運作這件事——我打算先停掉你跟東凱的新聞,過段時間再讓東凱帶著她上上戲,沒意見吧?”

    朵拉冷哼一聲算是回答,拉起拿鐵轉身就走。

    胡東凱看著手機一副WTF的表情,自己這個當事人竟然要靠新聞來得知自己的戀情進展。“什么情況?!為什么不提前跟我說一聲,朵拉知道嗎?”經紀人唯唯諾諾道:“應該知道了……還有,萍姐讓我帶個人給你認識。”佳涵站在保姆車門外,甜甜的叫了一聲“東凱哥!”胡東凱皺眉:“她誰啊?”經紀人忙道:“萍姐帶的新人,叫佳涵,你見過的。”胡東凱一臉不耐煩地戴上墨鏡,繞過佳涵徑自走遠。留下經紀人和佳涵面面相覷。

    朵拉按掉了胡東凱的電話。沒一會兒,微信語音消息又到了——“你在哪兒?接電話。”朵拉索性關掉手機,靠在保姆車后座上望著窗外發呆。

    拿鐵看著朵拉的臉色,小心翼翼地開口:“朵拉姐,萍姐真的很過分!隨便找個歪瓜裂棗的新人示威也就算了,還發稿子宣布你和東凱哥分手,這不是明擺著要給你住冷宮嗎!”

    朵拉冷冷看著窗外不發一語。

    拿鐵鐵了心,一副不吐不快的表情:“朵拉姐,為了文素汐,值得嗎?非要落到這般田地……”

    朵拉終于轉身瞪他:“什么田地?你跟我說,我現在是什么田地?!我是長得不如那個什么佳涵,還是需要靠緋聞來增加曝光度?!”

    拿鐵忙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姐你比佳涵美十個段位,而且演技又好,大家有目共睹啊。”

    朵拉沒再說話。拿鐵屏住呼吸躲在一邊,也不敢再出聲。

    赤語被“朽木雕刻師”調教一整天,接著被文素汐拉到街邊進行特訓,美其名曰“人間觀察”。文素汐靠在長椅上,翹起二郎腿,大手一指街上的行人:“藝術來源于生活!你今天的任務,就是到生活中去觀察人物。”赤語聞言依葫蘆畫瓢的翹起二郎腿。文素汐氣得發笑,一掌拍在他翹起來的腳上:“不是讓你學我。來,人物關系老師給你講過了吧?”

    赤語收回二郎腿,乖巧的點著頭。

    文素汐指著不遠處走過的一男一女,只見女人勾著男人的肩膀,一路有說有笑。“跟我說說他們的人物關系是什么?”不待赤語回答,文素汐急不可耐的接著說:“這么簡單還用想?很明顯他們是一對情侶!通過那女孩摟男孩的舉動就能看出,這是一對女強男弱的情侶!出來約會的時候,男的肯定是忘了給女朋友帶什么東西,所以你看,現在正著急回去拿呢……”

    赤語耳朵微動,將遠處男女的對話聽了個明白。

    女人:“半年沒見,你小子越來越壯實了啊。”

    男人:“天天練,肯定的啊!嫂子,今天怎么想起來一起吃飯了?”

    女人:“我就知道你忘了,今兒是你哥生日!”

    男人:“哎呀!可不嘛!快!陪我去給哥買點兒東西!”

    赤語搖了搖頭,對文素汐解釋道:“女人是男人的嫂嫂,今天男人的哥哥過生日,男人忘了買禮物。讓他嫂子陪著去選禮物。”

    文素汐恨鐵不成鋼地嘆了口氣:“赤語,作為演員你一定要展開你的想象力!”

    又指向了另一邊的中年男女:“他們倆呢,什么關系?別著急說,動動腦子!”

    遠處的中年男人與中年女人都是面色苦悶,腳步匆匆。因為距離太遠,耳力所及也只是一些零散的尾音。見赤語凝眉不語,文素汐佯裝不耐,心里卻十分好為人師:“讓你在這里觀察,目的就是為了通過他們的外部行動去判斷人物關系!你再仔細看看!中年男人一副和氣的模樣,似乎在安慰煩悶的中年女人。這很明顯是一對正在吵架的夫妻啊!而且很有可能是因為孩子的學習而操碎心的家長!”

    赤語聞言不覺微微一笑,心里道:為何你看到的,都是戀人關系呢?

    文素汐又指向對面長椅上坐著的一男一女兩個青年,兩人比肩而坐,默然不語,嘴角若有似無的卻都帶著笑意。赤語閉目凝神,只聽到“分手”二字,這是一場有默契的告別。文素汐一臉憧憬的模樣:“年輕情侶熱戀當中的小感覺,就是這樣……你看這三步兩回頭的膩乎勁兒,太對了!”

    “他們剛剛分手了。”赤語語調平直的說出一個事實。

    文素汐一臉失望的看著赤語,氣急敗壞的吼“下課”!

    赤語急著辯白:“我說的是真的……”

    “分手的人是不會大半夜坐在這么熱鬧的街邊長椅上分手的,只有戀愛的人才會在這!”

    “那我們呢?”赤語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把智識淵博的文老師問倒了。她正想說“什么我們?我們就是老師和學生,老板和雇員!”忽然一陣大風刮過,文素汐的頭發被吹亂,她手忙腳亂的撥弄頭發,竟然把這個問題糊弄過去了。

    赤語不知從哪兒摸出一個什么物件,伸手就要往文素汐的頭發上放。文素汐按住他的手,竟然是一只惟妙惟肖的蒲公英發夾,覺得眼熟,像是上次朵拉朋友圈發的那一支。挑釁的看著赤語:“怎么,這又是誰剩下不要的?”

    自從經歷了發夾一事,赤語雖然不明白文素汐為什么對自己給朵拉買了個10塊錢的發夾耿耿于懷,想必女子都是喜歡琳瑯首飾的,于是一直惦記著給文素汐買一支特別的。眼下看文素汐誤會了,著急解釋,剛開了個頭,就被文素汐的話給摁住了:“行了行了,我那是開玩笑。我這么有范兒的人,怎么會戴這種東西……”

    赤語以為這禮物送得不合心意,有一絲失望的說“那我幫你摘下來”。文素汐卻格開赤語的手,耍賴似的說“戴都戴上了,就先這樣吧!”

    一陣風起,暮色漸沉的天空竟然施施然飄了一陣雪。文素汐緊了緊身上的棉麻外套,不可置信的想“不是吧,這才9月啊!”一朵雪花落下來,她伸手去接,才發現竟然是一朵蒲公英,這漫天遍野飄灑的原來是蒲公英雨。文素汐又驚又喜,對著眼前的奇觀,如癡如醉。赤語看向她,腦海中蒲公英花田中的姞婉與眼前的文素汐漸漸重合,竟也一時看得入了迷。

    胡東凱終于輾轉得知自己和朵拉“被分手”的原因,拉住經紀人質問:“文素汐新片這么好的機會,我們為什么一點消息都沒收到?為什么不爭取!”經紀人告饒:“凱哥,這哪算什么機會啊!現在大家對對文素汐都避之唯恐不及,哪有上趕著要去拍她的片子的啊?”胡東凱卻道:“不是機會?那朵拉為什么不惜和萍姐鬧翻還要去演?她年紀雖然小,但是娛樂圈混這么多年都是吃干飯的?”看經紀人將信將疑的樣子,又解釋道:“事情是明擺著的,文素汐要靠這部作品翻身,不論內容還是未來的宣傳都肯定下大力氣,朵拉現在已經先我一步了!這難道不是讓我上臺階的大好機會?你真是永遠都后知后覺,吃屎都……咱能不能趕一回熱乎的啊?”

    文素汐對胡東凱的加盟十分意外,卻堅持只有男二的角色可以提供。悠悠在一旁聽得干瞪眼,眼下兩人正風口浪尖上,這不剛好給新戲造勢嘛!文素汐一眼便看穿悠悠的想法,但她想得更遠,目前自己風不調雨不順,當紅炸子雞還上趕這出演自己的新戲,那說明這男一的戲份得多捧人啊,當然得給赤語留著。再說,不殺一殺他們的銳氣,接下來怎么好談片酬呢。更讓她意外的是,還沒等著她舌燦蓮花大殺四方,胡東凱的經紀人就松了口,不情不愿的接下了男二的角色。

    文素汐正感嘆天助我也,就看見蔡舒萌和唐懋走進咖啡廳,下意識的就往桌子底下躲。悠悠不明所以蹲下來問她怎么了,連胡東凱的經紀人也一臉莫名的蹲下身來問什么時候可以簽合同。

    文素汐謊稱肚子不舒服,側身躲進廁所。沒想到蔡舒萌剛一進門就看見了文素汐,此刻正好在廁所里撞個正著。按理說文素汐躲的本不是蔡舒萌,而是唐懋,自從那日拒絕了唐懋的求婚,她就一直避而不見,一是覺得尷尬,二來也有幾分愧疚,畢竟是唐懋一手提拔才有了她的今天。

    從前在公司,蔡舒萌雖不服氣,明面上卻做得滴水不漏,人人道她情商了得,如今沒了文素汐這塊絆腳石,蔡舒萌的畫皮也派不上用場,此刻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連客套都省了,蔡舒萌倚著門,巧笑盼兮的說:“難得你還有點兒良心。”對于這句話,文素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蔡舒萌繼續說:“你拒絕了他的求婚。”

    文素汐原本以為蔡舒萌對她的敵意來自于資源的分配不均,此刻才覺出她對唐懋的情感或許不止公事這么簡單,她對著鏡子撩了下頭發,語帶譏誚的說:“你喜歡唐懋是一碼事,替他操心娶媳婦的事就免了吧?我跟他的事還輪不到你來評頭論足!”

    蔡舒萌眉間微蹙,繼而不落下風的回笑道:“圍在你身邊的所有男人都這么喜歡你,一定很開心吧?唐懋、赤語,還有一個什么樹來著……一個把你從小職員一步步扶到制片人的位置,一個不知為何就非要簽給你的演員,還有一個聽說在給你寫劇本……沒想到你這么有手段,能把這些男人哄得服服帖帖的。有空我真得跟你請教一下,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往前一湊身,耳語道:“都睡了嘛?”

    文素汐心高氣傲,向來聽不得這些污言穢語,成功被蔡舒萌激怒:“你向來看不慣我,看到我現在的樣子你一定特別高興吧?那就抓緊時間高興兩天,因為我很快就會再次成為你的眼中釘。”

    蔡舒萌笑意盈盈,這笑卻像帶著毒,看得人不禁脊背發涼。她伸手幫文素汐把散落在耳邊的碎發捋至耳后。突然用力拽下了文素汐一側的耳夾,哎呀一聲,說了句不痛不癢的“手滑”。

    文素汐吃痛地捂著耳朵。有些不可思議的盯著蔡舒萌,早知道她并非善類,卻也沒想到她惡劣到這個程度。

    蔡舒萌對著鏡子裝作無辜的樣子,又轉過頭來問文素汐:“你看我學得像你嘛?像你這種人,看起來比誰都單純,其實心里都清楚得很——身邊的男人們,誰有利用價值,要用什么手段,怎樣才能讓他們在自己身邊團團轉,這都是你計劃好的吧?我只想問你一件事,這么多年,除了你自己,你真正注意過別人的心意?考慮過別人的感受嗎!”

    文素汐想要說什么,被蔡舒萌擺擺手打斷:“你別說你從來沒有要求,沒有索取,這就是你高明的地方啊,因為你從來不拒絕。你知道唐懋對你的感情,你拒絕了嗎?你一次次假裝不明白的享受著他對你的照顧,寵溺,卻假裝看不懂,假裝那只是出于欣賞,以為自己清清白白坦坦蕩蕩,你這種人,比爬床的更低級!”最后一句話,蔡舒萌幾乎是惡狠狠的甩到文素汐臉上的。文素汐怔忪不已,說不出話來,不是為著蔡舒萌話里的惡意,而是那句她無可辯駁的事實:她一直假裝不明白唐懋的情真意切,假裝看不懂大樹的情深義重,如果不是自己一直舉棋不定不夠堅決的拒絕,怎么會有唐懋當眾求婚?這么多年大樹隨叫隨到,為了他連工作都辭了,陪著她即便是懸崖峭壁也義不容辭。那藏在漫畫里的細節,她是真的看不懂嘛?

    蔡舒萌的話像是扯掉了一塊遮羞布,讓文素汐不得不去面對這么多年來心底的疑問。但這話也只說對了一半,她也假裝不明所以的享受著赤語的好嘛?不,她是真的不敢確定,無論是唐懋還是大樹,都有時間累積的交情做沉淀,而赤語,相識不過數月,卻為她做盡了連多年摯交都做不到的事,他圖什么?為什么?文素汐卻是真真不明白。或者說她不敢明白,怕到頭來自作多情,空歡喜一場。

推薦1:民調異聞錄的前傳,更新了數千章,天天更新,放心追:《勉傳》,←點書名閱讀;

推薦2:更新了幾百章了,膽大的看:《我有一座恐怖屋》,←點書名閱讀;

推薦3:本站更新了三本關于暴富的書,分別是:《我的親爸是首富》、《富豪天王》、《隱形巨富》,點擊書名就能進入目錄閱讀。

打開你的支付寶,在頂部搜索框搜數字“249005”,天天領紅包!

推薦你懂的小說:小說《兒媳婦》借種駕校情緣

    上一篇:第十五章目錄 → 下一篇:第十七章
免费毛片在线播放中文 真正免费毛片在线播放 在线国产a不卡 国产在线不卡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