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北斗星男友網 - 海量小說最新章節無彈窗在線閱讀!

第二十章

更新時間:2019-03-18 19:18

諾大個停車場,半個人影都沒有。朵拉在駕駛室里忙活了半個小時,始終沒能把成功把車發動。她胡亂拍了一通,趴在方向盤上哭出聲來。憋了半天的情緒終于找到一個發泄途徑:我哭不是因為我傷心,不是因為赤語拒絕我,我哭只是因為我太笨了,連個車都發動不了!

    突然有個人撲在擋風玻璃上,朵拉“哇”的一聲叫出來,眼淚也被嚇了回去。定睛一看,確是胡東凱正咧著嘴沖自己揮手。

    胡東凱一上車就嘰里呱啦嘮叨個沒完:“可一陣好找,腿都快走斷了。打你電話也不接,發微信也不回,我還以為你被綁架了呢。”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了半天朵拉也沒回嘴,才想起來看看她,神情不太對,“你這是剛哭過嘛?”

    “誰哭啦”朵拉拿手背一擦,眼妝瞬間糊成熊貓眼。

    平時朵拉罵自己罵得花樣百出自己都沒怕過,眼下看她梨花帶雨的樣子,卻不知道該怎么應對了:“你到底是因為什么啊……?”

    朵拉拍了拍方向盤,抽噎著說道:“還不是因為它!一輛車都不聽我的話……”

    胡東凱自己喝了酒不能開車,想說找個代駕吧,眼下兩人這狀況又難免遭人誤會,只能陪著小心的開導:“其實,車打不著有很多原因……比如,你啟動的時候有沒有踩剎車?”

    朵拉嘴上不服輸的說著“這我當然知道啊”,腳卻很聽話的踩住了剎車,bingo!車成功發動。臉上還掛著淚痕,眼看著車子成功啟動卻也掩飾不住小興奮,車身也跟著興奮的往前一聳,又突然停下來。胡東凱默默拉過安全帶系好。

    “胡東凱,我不能保證我們能安全回家。”這話她倒說得言辭懇切。

    “沒關系!你放心開!我相信你!”胡東凱一副對朵拉信心滿滿的樣子,卻將手放到了手剎上“出現任何問題我來解決!現在我們可算是同一戰壕的戰友了,有什么需要你隨時說!人工導航需要嗎?——歡迎使用GPS導航定位系統……”

    朵拉忍不住破涕為笑,這人平日里頂討厭,但好像每次不開心的時候被他插科打諢一番也就過去了。其實他根本沒必要來的,以前他們是合約情侶,在人前作戲那是有目的的,現在黑燈瞎火的也沒個觀眾,再說萍姐都為他找了新的partner,他大可一走了之,干嘛陪著自己演出這一場舍命陪君子啊。她看著方向盤說了聲:“謝謝。”

    這一路險象環生,20分鐘的路程硬生生被朵拉開出了一個世紀那么長。車停穩后,胡東凱悄悄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差點以為自己今天就交代在這了。

    “終于到了……”朵拉驚喜的轉頭看著胡東凱,“我到家了,你怎么走?”

    “喲,我們朵拉什么時候會關心人了?”

    朵拉依舊面帶微笑,不急不忙道:“你不會賴在這里不走了吧?”

    胡東凱見狀急忙正色道:“我經紀人已經到附近了,來接我。”

    朵拉點點頭,關了車門回頭跟胡東凱揮手道別:“那你下車等吧,我要走了。”胡東凱左側眉毛不經意的挑了挑,替朵拉一貫的不近人情汗顏,張嘴想調侃幾句,心里有某種復雜的情緒,讓他這平日里輕佻的主兒也多了幾分深沉。兩個人隔著車不發一語,經過今晚的事,朵拉終究沒能沒心沒肺的轉身就走,她佯裝不耐煩,冷著臉說了句“沒事,那我就走了”。見胡東凱仍舊沒個只言片語,轉身就要走。胡東凱叫住朵拉,見她轉身,卻又一時想不出來說什么好,思緒在舌尖繞了幾圈,磕磕絆絆的說:“明天……你還要開車嗎?我還可以再來做陪練!”

    “不了,以后我不打算開車了。”

    “哦。”胡東凱撓撓頭,像個初入社會還不懂世故的少年,最終鼓起勇氣問:“我只是想……跟你交個朋友,不要討厭我,好嗎?”

    他這種鄭重其事的樣子讓朵拉也有些意外:“我什么時候說討厭你了?

    胡東凱聞之大喜:“你不討厭我!?那……那你是喜歡我嗎?!——別誤會!我不是說那種喜歡,我是說那種,一點點的……淡淡的……朋友之間的……喜歡。”

    朵拉本嫌他婆婆媽媽一點不爽利,看他一臉欣喜的樣子始終有些不落忍,囫圇應了一聲。

    “那我以后能常給你打電話嗎?”

    “不可以。”朵拉說罷將包往背上一甩,步伐灑脫的往住宅樓走去,高跟鞋的踢踏聲在夜深人靜的小區里格外響亮。“不過可以先發短信。”她頭也不回的說出這句話,身影沒入路燈照拂不到的暗處,留下一連串空蕩蕩的腳步聲,像是曲終的留白,在胡東凱心中留下意猶未盡的期待。

    微風拂來,額前的幾縷頭發擋在眼前,卻遮不住那雙眼睛泛出的閃亮。

    次日。

    唐懋被陽光晃醒,一睜眼發現自己趴在酒店的地上,渾身酸痛難忍,袖口上綴著已經干透的血跡,周身摸查一番卻未見傷口。他坐在地上試圖回想昨夜種種,斷片兒似的只記得從烤肉店接醉酒的文素汐來了這酒店,至于后面發生了什么他卻印象全無。奇怪,自己昨天并未飲酒,怎么會斷片兒?

    “素汐!”他試著叫了一聲,并無回應,強撐著幾乎快散架的身體站了起來,衛生間空空如也沒有半個人影,鏡子里面自己臉色憔悴衣衫不整……他略微記得自己對素汐起了齷齪的念想,后腦勺隱隱吃痛,莫不是被人敲了一記導致失憶的?他拿出手機想問問文素汐昨夜的事,又吃不準自己到底無禮到哪個程度,心下不安給姜宇去了電話,卻被告之昨晚并沒有外人闖入,也不知道文素汐是什么時候離開的。唐懋越發惶恐,命姜宇去查酒店監控。

    另一邊,文素汐從噩夢中驚醒,猛的彈起來,發現自己坐在家中的床上,身上還穿著昨天那身衣服,胸前扣子蹦了一顆,衣領微敞。額頭有些吃痛,她伸手一摸疼的倒抽一口涼氣,跑到鏡子前一照,發現淤青了一大片。悠悠聽見動靜,趕緊端了杯水進來噓寒問暖一番。文素汐倚坐在床上,手里拿著水杯,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學生:“我昨晚真的那么說了?”

    悠悠學著文素汐喝醉的樣子:“小瓶蓋?你為什么孤獨的躺在地上?你為什么要硌我的腳?你不開心所以跟我發脾氣是嘛?你跟瓶子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嗎?那么般配,可是為什么現在卻要分別兩地呢?”

    “那你們不攔著我點?!”

    悠悠一臉委屈:“全場人都攔了,問題是攔不住呀,誰勸你你跟誰急!”

    文素汐把臉朝被子里一蒙,臊得不行,心想這下可好了,苦心經營的權威和專業形象全毀了。突然想起什么又問:“那我昨天是怎么回來的?”

    “赤語和花少把你送回來的!”

    文素汐聽到“赤語”二字又一下子坐了起來:“他送我回來的!?他不是跟朵拉約會去了嗎?”

    悠悠也是一臉茫然,事情的經過花少三言兩語全在打啞謎,倒像是遇上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昨天你喝醉了,原本我和大樹準備送你回來,門口遇到了唐總,非得送你,可不知道后來為什么是赤語抱著你進屋的。”

    說起唐懋,她倒是略有印象,唉,不對,什么?赤語抱我進來的。文素汐像是抓到了重點:“他……干嘛抱我。”

    悠悠眼瞅著文素汐神情怪異,心想你醉得不省人事,不抱你,難不成揪著頭發把你拖回來啊。文素汐也覺得自己的問題有點畫蛇添足,作勢扶額佯裝不適:“今天我要好好休養!不要打擾我。”

    “汐姐,可今天約了平臺的人吃中午飯,要取消?”

    文素汐的宿醉后遺癥立馬消退殆盡,一個鯉魚打挺沖向洗手間,一邊快速洗漱一邊含著牙刷問悠悠:“我的手機呢?”

    悠悠私下尋摸了一番,又給文素汐打了個電話:“汐姐,你手機關機了,不會丟了吧?”

    這時文素汐已經整裝待發,搶過悠悠的手機說:“那把你的手機給我。”

    “啊?!那我怎么辦?!”

    文素汐從床頭柜里翻出一個不知道吃了幾年灰的諾基亞翻蓋手機遞給悠悠:“待機長、巨好使!”

    冤家路窄。

    文素汐前腳剛口若懸河的安利完自己的新片,后腳出門就遇到唐懋。唐懋看見文素汐婷婷裊裊志得意滿的從餐廳出來,本能的轉身想當作沒看見。不料文素汐眼尖,把他叫住了。唐懋做出驚訝的樣子打了招呼,視線下意識的避著文素汐。文素汐當他還為之前的事情介懷,默了半晌,笑著謝謝他昨天送來的花籃。

    唐懋見文素汐不像是話中有話,反而還有些虧欠似的,便試著探問:“昨天晚上……”

    提到昨天晚上,文素汐面上尷尬更甚,連連說不好意思。唐懋一顆懸著的心這才落了地,看來她什么都不記得了。又想起方才姜宇電話里說,查了走廊監控,文素汐根本沒離開過,也沒人進入過唐懋的房間,只覺得百思不得其解。文素汐不是心機重的人,如果真記得什么,不會假裝什么都沒發生。唐懋抬手,假意揉搓太陽穴:“我昨天不知怎么斷片了,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時候走的。”

    文素汐本想從唐懋這打聽昨天發生了什么,不料唐懋竟和自己一樣莫名,她微笑道:“看來我們都醉得不省人事,聽說是赤語把我送回去的。”

    聽到“赤語”二字,唐懋面上猝不及防閃過一絲烏云,似乎平地陡然起了偏斜,差點沒站穩,好在他素來沉穩練達,竟也沒讓文素汐看出什么端倪。只是腦中連番閃現著袖口的血跡和自己驟然倒地的畫面,心中莫名不安。文素汐又說了一些關于新片的話,他也只是略聽進一二句。赤語的身世背景雖然滴水不漏,卻總是透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挑逗著唐懋的第六感,隱約透露著不祥的預兆。

    當赤語如約出現在近郊一處廢棄的工廠時,唐懋頗有意外之色。他背手立于橋墩,聽見赤語走近卻也沒有轉身,淡淡的說了一句“沒想到你會來。”

    赤語環顧四周,此處人跡罕至,幾間破敗的廠房隱隱約約綴落在密樹荒草之間,除了近旁河段隱隱散發的惡臭,倒不失為一個談要緊話的好去處。他冷笑一聲,嘲諷道:“既然沒想到我會來,那唐總在這處窮山惡水的偏僻之地,站了半個小時,難不成是為了賞景散心?”

    唐懋也不理會赤語話中的揶揄意味,像是閑話家常的提及昨夜的事:“聽說昨晚我們喝多了,是你送素汐回家的,只是你從哪兒接的她?我又是為何醉得不省人事,略有好奇。”

    赤語:“你接她去了哪里,我便是從哪里接她走的……你難道不記得,昨晚帶素汐去了哪里嗎?”

    唐懋笑道:“說來好笑,我原本不記得自己喝了酒,怎么就醉得記憶全無,奇怪的是素汐竟也對昨天發生的事毫無印象。百思不得其解,難不成是誰做了什么手腳?”

    赤語凝神片刻,似乎是在思忖妥善的托詞,他本可推說文素汐酒醉中無意撥通了他的手機,他趕到時兩人都已醉倒在地,可他說出的話卻直白得讓人害怕:“讓她忘了,是免得她痛苦;讓你忘了,是擔心你不敢再見到我。”

    這句話果然像一道驚雷,炸得唐懋耳中轟鳴不止,他眼中閃過迫切之色,厲聲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赤語一語不發,眼風獵獵的瞥著遠處,更增加了一番神秘之色。

    唐懋似乎是為了掩飾心中的懼怕,反而面上生出一絲狠勁:“不管你是誰,今天叫你來,就是想告訴你一件事兒——跟我作對,你一定會后悔。”

    赤語“哦”了一聲,似是有些好奇,笑問道:“怎么個后悔法?”

    唐懋陰惻惻的上下打量著赤語,冷笑道:“總歸不過是凡胎肉身,身手再高也敵不過人多勢眾,你說對不對?”

    赤語想起上一次被摩托車圍攻腹部受傷的事,心里大概有了答案。他漫不經心的將手伸進外衣口袋。姜宇見勢,緊張的上前一步將唐懋掩在身后,赤語卻笑出來:“怎么,唐總也會怕啊。”說罷從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樣東西,不是別的,卻是一部手機。

    唐懋表面上巍然不動,后背的卻密密出了一身冷汗,似乎真怕赤語掏出來的是槍或是別的兇器。然而剛松了一口氣,卻被口袋里的手機鈴聲驚了一驚,拿出一看,頓時像被下了定身咒,一動不動的看著來電顯示上那個久違的名字:錢寧。

    赤語看夠了唐懋驚慌的神色,滿意的晃了晃手中的手機,掛斷了電話。

    唐懋:“這……是什么?”

    赤語:“錢寧發覺自己被人追逐,在趕往機場的路上遇到事故。死前,他最后一個聯系的人,是你。”

    唐懋強自鎮定:“就算錢寧聯系過我,又能說明什么?”

    赤語:“能說明什么,恐怕你比我更清楚不過了。”

    唐懋力保冷靜,冷笑道:“拿一個不知從哪得來的破手機,就想威脅我!?你果然還是嫩了些。”

    赤語隨手將錢寧的手機往姜宇跟前一扔,口氣冷淡道:“我不需要威脅你。只是一個提醒,再動素汐,我會直接毀了你。”說罷,頭也不回的徑直離去。

    姜宇撿起腳邊的手機,翻查一番,對唐懋說:“果然是錢寧的手機。”

    唐懋仿佛沒聽到姜宇的話,疑云深重的望著赤語離開的方向。半晌才厲聲喝道:“愣著干什么?還等著拿回去做紀念嘛?處理了!”

    文素汐功成歸家的時候剛好在門口撞見赤語。昨天的事發生后赤語面對文素汐也生出一絲復雜的情緒,冷不丁瞧見文素汐竟下意識的轉身往來的路上走。文素汐叫住赤語,狐疑的盯著他看了半天,又想起悠悠說昨天是赤語抱了她回來,不覺臉上升起了一團緋紅,看著像是酒醉未褪的樣子,反而有一番嫵媚神情。

    “找我?”

    “你跑什么?”

    “只是突然想去買點東西?”赤語眼睛看著別處,這借口也找得漫不經心。

    “買什么?”

    “沒什么,不買也罷。”說著又掉轉頭往家的方向走。

    文素汐對赤語的態度轉變有些莫名,心想難不成是昨天醉酒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于是錯一步橫擋在他面前,刻意換了一副生硬的口吻:“昨天你送我回來的?”

    赤語敷衍道:“是嗎?不記得了。”

    文素汐氣不打一處來:“你少裝蒜!悠悠都說了,明明就是你抱著我上的樓……昨天不是跟朵拉出去約會嘛,怎么會又突然出現,送我回家?”

    赤語裝作有些不耐煩地轉向一旁:“巧合,路過——看到你跟唐懋爛醉如泥倒在路邊,出于慈悲之心,便將你帶回來了。”

    文素汐聽他這番話心里別扭,嘴上也不饒人:“哼,不是說你不記得了嗎?!”

    赤語并不接話也未看向文素汐,文素汐戳了他臂膀一下:“你怎么了?今天說話奇奇怪怪的。”

    赤語八尺男兒哪能被著輕輕一指動搖了身形,卻借著她使力的方向虛虛一避,像是刻意避嫌似的,更顯得生分:“還有事嗎?沒事我就回去了。”

    文素汐先前和平臺方成功會晤的歡喜勁兒頓時泄得沒影兒,見赤語這么軟硬不吃的姿態,霎時也來了氣:“走就走唄,我擋你道了嗎?!”說著又往赤語去路上更近了一步。

    赤語錯開一步打算繞開她,不知怎么的,錯肩的一剎那,文素汐莫名有種心慌的感覺,她一把牽住赤語的襯衫后襟,聲音里終于有了一絲柔軟:“昨晚我喝多了……是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惹你生氣了嗎?”

    赤語頓了頓,眼角瞥見文素汐軟軟糯糯的樣子,心下有些不忍,可花少的話在耳邊不斷回繞“不過到時我們拍拍屁股就走了,留下的人——該怎么辦呢?”

    三千年前他和姞婉短暫的相遇,混亂了彼此的命數,他只記得一心想要重正姞婉累世活不過30歲的惡果,卻從來不曾細想過凡人一生數十載,而對于寫命師來說,不過彈指一揮間。如果當初姞婉沒有替他擋下那三箭而亡,遲早也會經歷生、老、病、死、愛別離之苦,如此這般,還不如彼此再無掛礙,來日一別,也不至于太過傷情。

    赤語淡淡的回了兩個字:“沒有。”

    文素汐不解:“那你為什么這么跟我說話?”

    “那我應該怎么跟你說話?我與你只是工作關系,別忘了,一直以來我之所以會接近你,只是為了成為一名演員。”

    文素汐一臉難以置信:“只為了成為一名演員?——那之前你都在做什么?干嘛要給我做飯,干嘛要擔心我生病,干嘛要把我的房子買下來……”

    赤語察覺到文素汐的聲音里有一絲哽咽,卻忍著不回頭看她,機械性的說著傷人的謊話:“原本接近你是為了成為演員,可是你卻因為工作的關系傾家蕩產,覺得你可憐,所以用這樣的手段拉近同你的關系,不然我怎會以如此快的速度成為新片的男主角,你不會誤會了吧?”

    文素汐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赤語,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雖然相識不久,可二人共同經歷了諸多挫折磨難,赤語幾乎完整的見證并陪伴了文素汐的人生低潮,要說沒有“真心”是萬萬不可能的,而眼前的人卻讓文素汐覺得十分陌生。難道真如赤語所說,都是精心計劃的陰謀嘛?文素汐心亂如麻,仿佛被抽走了主心骨,卻由著不服輸的慣性繼續道:“要真是這樣,那我們解約吧。之前虧欠你的我都會盡快彌補。”

    “也好。之前也聽人說過,得找更有資源的經紀公司才行。”赤語說完不理會還被文素汐拽在手里的衣服后擺,大步朝家走去。

    文素汐怔在原地,腦子里閃出無數個為什么。

    當初為什么要開著破車突然出現,送我去首映會!?

    又為什么在我最落魄的時候買下我的房子,替我抵債?

    為什么在別人都避我唯恐不及的時候,卻不離不棄的留在我身邊?

    為什么要出現在求婚現場,讓我不要嫁給唐懋?

    為什么現在才說……很早以前不是就問過你了嗎?!為什么要在做這么多……這么多之后才告訴我?很傷感情的好嗎!?

    眼里一陣酸楚,似乎有東西盈滿眼眶,掙扎著要落下來。文素汐倔強的抬起頭,不讓眼淚流下來。她憤憤的想,我還可以再去找一個新人演員,帶他去上表演課、帶他去街邊觀察人物,在你身上投資的時間和精力就當是肉包子打了狗!我是誰?我是票房女王文素汐!好,你去找你更有資源的經紀公司吧!

    這晚文素汐飯也沒吃將自己鎖在屋子里,悠悠不停發來關切的短信,文素汐一條都沒看,心煩意亂的關了手機,任自己攤成一個“大”字,一翻身卻看到了從娃娃機里帶回來的一整排娃娃。想起當時赤語替自己贏回了娃娃機里所有的娃娃的場面,突然氣不打一出來,一躍而起,把所有的娃娃都裝進了垃圾袋。

    夜深人靜。

    文素汐拖著一個大垃圾袋走向垃圾桶,掄圓了胳膊將垃圾袋丟入垃圾桶中。回到家里不過半刻,始終覺得心意難平,又一陣風似的又回到小區垃圾收容處,正看見一個清潔工拿著一個玩偶仔細把玩,見到文素汐,笑得滿臉褶子:“也不知是誰丟了這么多娃娃,我瞧著簇新,回去給我孫子剛好。”

    文素汐一把奪回娃娃,急迫道:“這是我的道具,一定是我助理弄錯了,給當垃圾扔了。”見清潔工咂舌的表情,文素汐也自覺汗顏,拖著一口袋玩偶一陣風似的溜走了。

    垃圾袋丟在一旁,所有的娃娃整整齊齊擺在餐桌上。文素汐坐在桌前,仰脖喝了一杯酒,看著桌上的娃娃們:“你們別怪媽媽啊,我不是真的想扔你們,要怪就怪你們的——叔叔!不對,就是把你們帶回來的那個人,他才最不是東西呢!”

    文素汐又自斟自酌一杯:“忽冷忽熱你們懂吧?忽冷忽熱——愛感冒!刮風下雨怎知道?!他怎么也得給我來個天氣預報吧?!你們都是乖孩子,你們沒有錯。我怎么能因為上一輩的恩怨而丟掉你們呢?我不能!可你們現在還不得不在這里陪我喝酒,我為什么喝酒?”文素汐邊說話,邊一口一口喝酒,“對!我喝酒是因為我難受,我為什么難受?因為我被人騙了!都是演戲而已嘛!我看過那么多的戲,那句話怎么說來著?玩了一輩子鷹,被鷹啄了眼了。”

    文素汐把一個娃娃拽到跟前,捏著嗓子學娃娃說話:“媽媽,我們都覺得你應該給他打個電話。”

    “幼稚!誰要給他打電話!”文素汐將手中的娃娃放回原位,繼續道,“人家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模仿赤語的語氣)文素汐,我就是為了演戲才對你好……聽到了吧?心機!心機太重了!”

    文素汐又拽出一個小豬崽,鼻音深重的說:“那你真的相信嗎?”

    “相信什么?”

    小豬崽:“相信他都是在表演啊!”

    文素汐嘆了一口氣,若有所思道:“不相信——他演技沒有那么好。”

    也許一人分飾多角,自說自話久了也覺得無聊,她沒精打采地放下娃娃,撥動著桌上的蒲公英發夾,心里多希望相信赤語是在演戲,演一出薄情寡義的戲,要真能演得那么入木三分,也不枉自己慧眼識珠了。

推薦1:民調異聞錄的前傳,更新了數千章,天天更新,放心追:《勉傳》,←點書名閱讀;

推薦2:更新了幾百章了,膽大的看:《我有一座恐怖屋》,←點書名閱讀;

推薦3:本站更新了三本關于暴富的書,分別是:《我的親爸是首富》、《富豪天王》、《隱形巨富》,點擊書名就能進入目錄閱讀。

打開你的支付寶,在頂部搜索框搜數字“249005”,天天領紅包!

推薦你懂的小說:小說《兒媳婦》借種駕校情緣

    上一篇:第十九章目錄 →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免费毛片在线播放中文 真正免费毛片在线播放 在线国产a不卡 国产在线不卡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