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北斗星男友網 - 海量小說最新章節無彈窗在線閱讀!

第二十七章

更新時間:2019-03-18 19:18

娛樂帝國CEO的正牌夫人,居住在市中心400平米的豪宅里,出入有司機接送,吃穿用度全是頂級奢華品牌,出席的全是名流巨賈的宴會派對,事業還是不能放棄的,但再不用為了資源去諂媚那些偽善油膩的中年男人,啊,再不用過看別人的眼色過活,蠅營狗茍的過日子了。今晚之前,蔡舒萌對于未來的生活是充滿向往的。直到這一刻她才發現自己還是太嫩太天真,婚后生活,原來不過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她狠盯著唐懋一言不發,她對唐懋是有過真心的,即便她手握把柄也從來沒有想過要讓第三個人知道,她不過是以此為籌碼,希望唐懋給她一份看起來令人羨艷的“幸福生活”,她得不到這個男人的心,但至少能得到他的人。她世故的內心或許還有一份純真,以為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她還年輕,日子還長,她相信總有一天這個男人會明白,她才是值得相伴一生的人。

    唐懋的手指劃過蔡舒萌臉龐,能感受到對方正因為恐懼和憤怒而微微顫栗。他柔聲道:“放心,你會過的很幸福的——至少在別人的眼中。所以就算你消失個幾天,也沒人會在意吧——大家會以為你去享受幸福的蜜月之旅了。”

    蔡舒萌全身冰冷,如驚弓之鳥,情急之下快速將散落在雜物堆里的一支錄音筆開啟塞到沙發的空隙中。那邊姜宇已轉戰洗手間,又是一陣駭人聽聞的異響。唐懋皺了皺眉,溫冷的聲音繼續道:“如果你聽話,我會安頓好你的家人,之后把你送出國——飛機上,你有足夠多的時間去后悔曾經犯下的糊涂……特別是碰了一些不該碰的東西。”唐懋起身背對蔡舒萌,微微活動了下脖子,蔡舒萌眼神慌亂語不成調的說:“你相信我,我從沒拿過你的硬盤……”

    唐懋饒有興致的轉過身,探究的看著蔡舒萌,似乎在極力回憶:“你怎么知道我說的是硬盤啊?”辯白已經不重要了,如今這個地步早已經是心知肚明的博弈,唐懋一笑,伸手拿過蔡舒萌的手機,淡定流暢地將手機卡拿出交給姜宇。略帶溫柔的目光審視著正蜷縮在沙發上瑟瑟發抖的蔡舒萌,而后猛地將蔡舒萌的手機撞向墻壁,手機應聲而碎,蔡舒萌被嚇得一哆嗦,不由自主的驚呼救命。

    唐懋笑著,將電視機的聲音調到最大。走投無路的蔡舒萌以為唐懋要對自己下殺手,猛地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要向唐懋砸去。姜宇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了蔡舒萌扔到一旁,唐懋轉身眼中沒有一絲情感冷冷地看了眼蔡舒萌:“看來我在這里讓你分心了,我出去一下,你好好想想,東西在哪兒。”又對姜宇說:“看好她,我很快回來。”

    肖迪將車停在蔡舒萌小區里的臨時停車位,撥打蔡舒萌的電話,電話卻一直是關機狀態。

    蔡舒萌癱坐在沙發上,姜宇抱著胸坐在電視柜上冷冷地看著蔡舒萌,忽然屋內可視電話鈴響起,姜宇謹慎的瞥了一眼屏幕,一個身著保安制服的人出現在屏幕里,姜宇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抵在蔡舒萌的喉頸處,按下通話鈴讓她“老老實實”的接電話。

    電話里,對方說蔡舒萌有一個快遞,送件人打不通她電話所以過來問一下是否需要物業幫助簽收。不待蔡舒萌應答,姜宇立即掛斷了電話——任何節外生枝的動作都是不必要的。

    保安其實是受肖迪之托,編造了一個借口來探虛實。應答的的確是蔡舒萌本人沒錯,可是話還沒說完就掛了電話,實在是有些奇怪,加上肖迪之前也說擔心蔡小姐跟她男朋友發生爭執,種種情由細想起來,越發感覺蔡舒萌恐怕是遭到了人身威脅,忙勸說肖迪報警。肖迪猶豫著怕打草驚蛇,便推脫說蔡小姐跟她男朋友平時關系很好的,今天才宣布了婚訊,頂多也就是口角沖突,貿然報警也不太合適。這位保安大哥俠骨柔腸,轉了轉眼睛又給肖迪支了一招。

    門禁電話再一次響起,姜宇一邊拿刀指著蔡舒萌,一邊拿起聽筒,聽了幾句冷冷的問蔡舒萌2233是不是她的車。蔡舒萌暗忖今天是肖迪開車送她去的發布會現場,而她是坐唐懋的車回來的,現在她的車出現在小區那就說明肖迪也來了,內心隱隱燃起一點希望,謹慎的點了點頭。姜宇對著話筒說了一句“好,我這就下去。”掛上電話讓蔡舒萌交出車鑰匙,臨出門又折回來收繳了大門的鑰匙,將其反鎖于家中。

    蔡舒萌從貓眼里看到姜宇進了電梯,不多久樓道的燈又亮了起來,安全通道里鬼鬼祟祟的鉆出一個人影,定睛一看果然是肖迪。蔡舒萌拍拍門大叫一聲肖迪,急迫的問他是否帶了備用鑰匙。肖迪哆嗦著開了門,蔡舒萌如蒙大赦,幾乎就要倒在肖迪身上。不消多說,肖迪大概也明白眼下不容樂觀,蔡舒萌迅速的站上椅子,伸手從立柜上方中央空調的出風口,將包著防水袋的硬盤拿了出來,倉惶的交到肖迪手中:“肖迪,幫我做一件事。找機會把這個給文素汐,告訴她實情,讓她報警。”兵荒馬亂之中,蔡舒萌沒有想過為什么要把硬盤托付給肖迪,而不是自己拿給文素汐,恐怕冥冥之中有一種叫預感的東西,先于意識讓她提早做了最壞的打算。

    姜宇隨時可能回來,他們不敢乘坐電梯,只能順著安全通道急急下行,蔡舒萌忽然想起自己的錄音筆還夾在沙發縫里,便交代肖迪先走,轉身小跑折回,肖迪伸出手,卻只抓到她華麗的絲質裙擺,輕柔的從指縫間溜走,最終留下一個徒勞的姿勢,無法打撈。肖迪焦急的看著蔡舒萌的轉眼就消失掉的背影,那一抹幽幽的綠意,在安全通道昏暗的光線之下,給人一種不祥的感覺。

    姜宇找到蔡舒萌的座駕時,車身正以一個奇怪的角度卡住了旁邊的車,方才出現在可視電話里的保安正站在車前,不厭其煩的指導著姜宇重新倒車入庫。姜宇上了車,卻發現打不著火。他打開引擎蓋,檢查發動機,發現一根電源線被人為切斷了,心道有詐,扭頭就朝電梯跑去。電梯打開,一家歡送賓客的住戶熱熱鬧鬧的從電梯里魚貫而出,姜宇不待他們全部走出電梯便閃身而入,焦急不已的按著關門鍵。電梯門正要合上門,他忽然發現肖迪正急匆匆跑出了公寓大門。姜宇一驚,擋住即將關閉的電梯門,急忙追出。

    蔡舒萌沖進家門,踉蹌著沖向沙發撲到沙發腳翻出錄音筆,再要往門外沖,卻發現唐懋拎著兩杯咖啡擋在面前。蔡舒萌的心瞬間跳到了嗓子眼兒,唐懋看了眼蔡舒萌手中閃著光的錄音筆,表情驟然變冷,問道:“喝咖啡嗎?”不待蔡舒萌有所反應,唐懋一把將咖啡擲到她身上,滾燙的黑色液體燙得蔡舒萌連連后退。唐懋趁機一把奪下錄音筆,按了播放鍵——方才唐懋和蔡舒萌對峙時的對話傳出。唐懋眼神愈發陰狠,向蔡舒萌步步逼近。蔡舒萌戰戰兢兢地后退著,突然轉身跑向臥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唐懋的面前關上了房門。錄音里唐懋陰鷙的語調還在回蕩。寒意隔著一道門,仍然不斷侵襲著蔡舒萌瀕臨崩潰的神經。唐懋轉動把手無果,抽出西服口袋的方巾將手上不慎沾上的咖啡漬擦干,再包裹住錄音筆有條不紊的放進胸口的口袋。他閑閑的倚在門上對蔡舒萌道:“舒萌,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干嘛非得鬧得這么不愉快呢?我想你是誤會我了。你出來,我們好好談談,至少給我個機會解釋清楚,嗯?”

    蔡舒萌幾經劫難,情緒瀕臨崩潰的邊緣,突然泣不成聲:“我給過你機會!可你從未把我放在心上,你的眼里只有文素汐!硬盤……我都看過了,但我之前從沒想過讓它落到別人的手里!”

    唐懋努力壓抑著怒火,緩和著語氣:“我明白……舒萌,你先出來。別跟我犟了,好不好?不是還約好了,要去拍婚紗照的嗎?都聽你的,你想怎么辦,咱們就怎么辦。”唐懋沉著和緩的聲音似乎有一種奇特的蠱惑力,他曾經無數次用這富有磁性的溫柔嗓音誘惑著那些渴望溫暖和歸屬的女人們,蔡舒萌眼神中閃過一絲動搖,“只要你把東西交出來,以前的事情一筆勾銷……我不會傷害你的,相信我。”

    蔡舒萌試探地向門口走過去,手握上門把手,已經猶豫著要開鎖:“可是……硬盤現在不在我手里。”

    唐懋臉色驟變,突然爆裂地捶著門,實木門板猛烈地震動,他咆哮著:“那他媽硬盤到底在哪兒?!你給我出來!”

    蔡舒萌嚇得連忙松手,看著在唐懋的力道下不斷顫抖的門步步后退。唐懋的恐嚇和詛咒仿若實質,朝著蔡舒萌猛烈的追擊。蔡舒萌退無可退,慌亂中忽然望向臥室的陽臺,連滾帶爬地奔了過去。臥室的陽臺跟隔壁住戶的陽臺之間只有大約50公分的距離,如果夠謹慎是完全可以翻越過去的。蔡舒萌脫下鞋站上陽臺的扶欄,高層的風呼嘯而至,吹得她身后裙擺恣意招揚,像是一面獵獵作響的旌旗。她跨上去的腳又猶豫著放了下來。

    如果唐懋此刻稍稍收斂情緒,也許蔡舒萌就不會鋌而走險的再次爬上危樓,也許硬盤的事還有得商量。可唐懋低估了蔡舒萌對他的感情,他只知道她捏住了他的把柄,勢必脅迫他控制他,他習慣了運籌帷幄的生活,容不下這種受制于人的感覺。他的情緒被憤怒點燃,像是一頭急赤白臉的惡龍,使勁踹著門,那單薄的門板已經開始變形,脫落,支撐不了多少時間了。

    蔡舒萌絕望的再次爬上欄桿,戰戰兢兢的朝隔壁移動。就在這時,唐懋一腳踹開了臥室房門,門板撞到墻壁發出一聲轟然巨響。而蔡舒萌這只驚弓之鳥,也被嚇破了膽,腳底一滑,失手便從18樓墜了下去。

    文素汐家客廳,悠悠正站在寫滿工作日程的白板旁,面對核心團隊:赤語、文素汐、林浩樹三人講解下一個階段的戰略目標。文素汐坐在離赤語最遠的單人沙發上,恍恍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悠悠興奮的宣布幾家網站已經簽署了戰略協議,愿意分資源給這支樣片,為接下來的成片造勢。而作為這支隊伍的核心資源藝人赤語,未戰先紅,累積了可觀的人氣,接下來必須要持續保持熱度和話題性。悠悠看了一眼文素汐,咳嗽一聲提醒她總結陳詞。文素汐盯著白板上大大小小的注意事項,簡單的提醒赤語言行慎重,切記不要做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事。說這些話的時候她也沒看赤語一眼。赤語也頗為冷淡的應了一聲。氣氛尷尬到怪異,悠悠的視線來回在二人面上打轉,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這時,悠悠和文素汐的微信聲依次響起,悠悠查看了信息后驚恐的打開電視,日間新聞正在播放知名制片人蔡舒萌跳樓身亡的新聞。經目擊者介紹,事故發生前他看到蔡女士站在自家的窗外,似乎是在移動時不慎失足,墜樓身亡。蔡舒萌小區的畫面出現在電視里,她入住的A座門口停滿了警車,警戒線內取證的刑警進進出出,各路記者長槍短炮將現場圍得水泄不通。一名形容姣好的女記者正在播報:“在事故發生后,警方迅速來到了現場調查取證,據了解——蔡女士家中并沒有明顯搏斗痕跡。事故發生時,與蔡女士在家的只有蔡女士未婚夫唐懋的助理姜某。而蔡女士墜樓時,助理姜某正在地下車庫,蔡女士的臥房——則是反鎖的。目前,警方初步認定蔡女士是失足墜樓……我們第一時間聯系到了蔡女士的未婚夫唐懋。”

    唐懋面對鏡頭,面色憔悴,雙目無神,仿佛一夜之間便老了幾歲。他哽咽不能語,被工作人員簇擁著從鏡頭前躲開了。

    電視機前的眾人驚訝到了極點,久久無人說話。唯獨赤語劍眉微皺,若有所思。這段時間突發事件過于頻繁了,先是文素汐被匿名電話引去公司拿到一個惡作劇的硬盤,接著中了調虎離山計,而那塊硬盤竟引狼入室大費周章了一番,接著蔡舒萌跟唐懋宣布訂婚,不過一日,蔡舒萌就墜樓生亡了。這些絕對不是孤立的事件,其中必有因果牽連。赤語擔憂的看了文素汐一眼,眼下必須寸步不離的守著她,以免再添變數。

    文素汐一時難以接受,這個從進公司起就處處與自己為敵,明槍暗箭防不勝防的人怎么會說沒就沒了呢?文素汐其實內心里從來沒有把蔡舒萌當做敵人,大家都說她們是瑜亮之爭,可她對蔡舒萌與其說是敵對,不如說更像是不屑和輕蔑。蔡舒萌比文素汐早進公司半年,面對初來乍到的文素汐極盡欺壓之能勢,轉過身對唐懋和任董卻嫵顏柔色幾近諂媚,這種跟紅頂白的個性讓文素汐非常反感。后來文素汐在業務上后來者居上,逐漸在公司奠定了自己的地位,又不可避免的在公司資源上跟蔡舒萌形成競爭,兩人的關系越發劍拔弩張。蔡舒萌把文素汐視為眼中釘,處處與她比較,而文素汐雖然嘴上不饒人,內心卻頗不以為然。畢竟她們是兩個世界的人,道不同不相為謀。可就在這個女人終于斗走了自己,迎來她夢寐以求的人生巔峰的時候,怎么就突然香消玉殞了呢?要說難過的確也算不上,畢竟生前彼此也未能留下丁點可供回憶的溫暖片斷。惋惜,有一點,更多恐怕是對于生命無常的喟嘆。文素汐決定推遲樣片上線的時間,她不想人都走了,還留下二人勝敗的談資供人消遣。

    唐懋疲憊的癱靠在沙發上,房間窗簾緊閉,只有幾盞不勝明亮的燈勾勒著壓抑隱蔽的氣氛。姜宇當晚被小區的保安看到了臉,為免再牽扯出不必要的事端,所以不便再出現在公眾場合。他唯唯諾諾的叮囑唐懋,警察那邊都打過招呼了,如果未來還有調查,一定要咬定事發的時候,就是不在現場。

    “本來也不是我做的!” 唐懋不耐煩地打斷,他揉著鼻梁顯出難得一見的衰敗氣象,“如果她聽話,也不會淪落到這個下場,畢竟路是她自己選的……”說這句話的語氣變得沉重,分不清是惋惜蔡舒萌的死,還是厭惡蔡舒萌的死給自己增添了不必要的麻煩。肖迪跑掉了,硬盤很有可能在他手上,眼下蔡舒萌死了,無論事實如何他必定認為是自己的手筆,眼下更不會束手就擒。唐懋只能因循就勢的叮囑姜宇盡快找到肖迪。

    處理好一切,唐懋抬手按壓眼眶,該做的、能做的都在緊密進行,然而內心的頹勢已經無可避免。

    那封寫著2100的快遞包裹是凌晨時分送到文素汐手里的。她正要入睡卻被一通電話吵醒,對方說是有快遞需要簽收,正納悶兒這么晚了還有人送快遞,打開門卻不見人影,只有一個用黑色塑料袋裹得嚴嚴實實的包裹放在門邊。收件人上潦草的寫著自己的名字,而發件人一欄完全空白,只有一個語義不明的2100。文素汐費了好大一番力氣拆開包裹,發現里面竟又是一塊硬盤,由于上次的惡作劇,她思量再三才決定將硬盤插上電腦,對著滿屏幕密密麻麻的數字看了半天,才發現這似乎是一本走賬的記錄。

    一瞬間所有孤立無援的零散插曲突然找到了串聯的關鍵,讓那些看似偶然的,無因無由的事件組合成一個曲折驚悚的故事。這更讓文素汐確定,蔡舒萌的突然身故,絕對不會那么簡單。她后怕的推測,或許眼下這塊硬盤才是所有事情的核心,當初她被誤導去儒樂拿到的硬盤恐怕是這塊的替代品,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陰差陽錯的讓她跟真相失之交臂。她不敢想,如果當初拿到的硬盤是眼下的這一塊,是不是失足墜亡便會是自己的命運?她不禁一陣驚厥,操作鼠標的手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些數字到底代表什么?到底隱藏著什么驚天秘密,讓幕后的人不惜鋌而走險犯下命案?

推薦1:民調異聞錄的前傳,更新了數千章,天天更新,放心追:《勉傳》,←點書名閱讀;

推薦2:更新了幾百章了,膽大的看:《我有一座恐怖屋》,←點書名閱讀;

推薦3:本站更新了三本關于暴富的書,分別是:《我的親爸是首富》、《富豪天王》、《隱形巨富》,點擊書名就能進入目錄閱讀。

打開你的支付寶,在頂部搜索框搜數字“249005”,天天領紅包!

推薦你懂的小說:小說《兒媳婦》借種駕校情緣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目錄 →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免费毛片在线播放中文 真正免费毛片在线播放 在线国产a不卡 国产在线不卡2019